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宏观

江苏常熟数十人聚众斗殴案再审

2018-01-14 08:30:18 来源:烟台综合网 标签:砍刀 菜刀 何强

  这是一起备受关注的刑事案件,是一场被网友称为“动作大片”的“血战”,此案为公众所了解,源于去年下半年在网上热传的一段视频,视频被冠名为“农民工勇斗砍刀队”或“史上最窝囊的黑社会”,以两伙人的混乱打斗为主要内容,案发后,“砍刀队”逃窜,6名湖南青年被常熟警方以涉嫌聚众斗殴刑拘,常熟市人民法院随后判处其中5人有期徒刑3年,去年01月14日,“守方”的何强等5人被常熟法院以犯聚众斗殴罪判刑,但何强提出上诉后,苏州中院以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将此案发回重审。

  01月14日,来自湖南、北京等地的15名律师,免费组成律师团,介入此案,昨天,“攻方”中的9人在常熟法院接受公开审理,而在明天,“守方”5人的再审案件将公开庭审,昨天常熟市人民法院开庭重审“菜刀队”

  视频展示的一起群殴事件,“攻方”一伙约十多人经由走廊,其中的六七人首先进入了房间,而在房间内的“守方”则有6男1女共7人,打斗视频8分多钟这段8分8秒的视频由两个场景组成,一个是办公室外的走廊,另一个是办公室内,被打倒在沙发上的人随即从背后操起一把菜刀砍向对方,现场立即一片混乱。

  过了几秒,“砍刀队”一个“眼镜男”突然将“菜刀队”中一人推倒在沙发上,后者则从背后抽出一把菜刀砍向对方,因为“守方”的勇猛程度明显大于“攻方”,“攻方”在打斗不到1分钟后就基本上退守于走廊内,向房间内投掷杂物,并且想办法打开办公室的另一扇门,而“守方”则在屋内用物品抵住房门,不到1分钟,“砍刀队”被“击退”至走廊上,向办公室内扔椅子等杂物。

  在视频的最后,有民警赶到了现场,过了一会儿,“砍刀队”撤退,整个打斗不到3分钟,与此事相关的视频也陆续被上传,整个打斗之前,“攻方”在办公室楼下聚集、发刀以及最后仓惶逃窜的监控视频也在网上被热传。

  12:56:13,民警出现在视频画面中,因为打斗现场相当火爆,更因为随后外地媒体的报道,使得此事由单纯的“围观”变成了一起事件:报道提及,“守方”中的5人被追究刑事责任,而“攻方”则无人被抓,4个月后,常熟市人民法院一审认定,何强知道曾勇等人要来闹事,可能发生斗殴,纠集了张胜等人,并准备斗殴器械,符合聚众斗殴的犯罪预备。

  讨论的延展,使得此案广受关注,判处其中5人有期徒刑3年,本周,常熟法院依据不同情况分三案审理。

  一审法院认为,双方都是为了侵犯对方,没有防卫者与侵害者之分,何强等人不是正当防卫,庭审直击纠纷源头是一笔100万元的赌债昨天上午9点,常熟法院第二法庭座无虚席,“攻方”9人被依次押进法庭,一审判决后,以何强为首的“菜刀队”的行为是聚众斗殴还是正当防卫,以及为何只有“菜刀队”被抓,而上门闹事的“砍刀队”却没被追究责任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  公诉方认定,9人中的曾勇、杨佳、龚军和胡炜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,此4人均为主犯,01月14日,来自湖南、北京等地的15名律师,免费组成律师团,介入此案,而在昨天的庭审中,此事经由多名被告人的供述和当庭回答,逐渐清晰起来:源头是一笔产生于澳门的100万元赌债。

  根据涉案被告人的不同情况,此案将分三案审理:01月14日,开庭首审“砍刀队”9名被告人,14日,开庭重审“菜刀队”5名被告人,14日,“菜刀队”中一名未成年被告人也将公开开庭审理,“2018年01月份左右,徐建忠在澳门赌博,通过我的一个江阴的朋友给我打电话借钱,当时他说,回来以后两三天就能还上,庭审中,双方“血战”的源头也得以知晓,是一笔产生于澳门的100万元的赌债。

  徐建忠是常熟一家投资公司的董事长,而涉案的“守方”人员全是他的手下,“2018年01月份左右,何强的姨父徐建忠在澳门赌博给我打电话借钱,当时他说,回来以后两三天就能还上,曾勇说,当时通过自己在澳门的朋友把折合成人民币100万的钱借给了徐建忠,而自己把这笔钱给了澳门的朋友,“这事实上就是徐建忠欠了我的钱。

  此后,徐建忠归还了25万,但剩余的75万仍迟迟不还,为此,曾勇等人向徐讨要该笔赌债,引发了01月14日的“激战””一直拖到农历春节,徐建忠也没有把剩下的钱还给自己,中途徐写下了欠条,同时也口头答应用自己的房产抵押,谁是“主叫”,谁是“被叫”,也决定了此案的性质。

  ”曾勇说,据他所说,去年01月14日中午11点多,他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,“是个年轻人,听口音是湖南人,杨佳在当庭的供述里称,自己找过徐建忠多次,但“都是今天拖明天,明天拖后天”

  对方给予的回复是“别管我是谁,徐建忠是不是欠你钱啊,我来替他处理,不要再问他要钱了,其间他还带一个人去了徐建忠的家中,但“绝对没有用非法的方式”逼债,曾勇回忆当时对方的口气“很凶,有点挑衅的意思”

  杨佳说,何强打电话给自己,在电话里说“有钱就会给你们的,没钱别找他要”,“钱给你准备好了,我在公司等你,有本事来拿”回答检察官问话时,杨佳说,自己明白“搞一下”的意思,就是要打架。

  但是何强在证词中却说是曾勇主动打电话,对此,曾勇当庭表示了反对,电话“约架”导致激烈冲突杨佳说,自己在01月14日的早上9点多,在家中接到了何强的电话,“他约我坐下来,谈还钱的事”,01月14日重审“菜刀队”昨日上午,备受关注的“菜刀队”重审案在常熟市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公开开庭审理,来自北京、湖南、湖北、上海等地的10位律师组团免费为涉案的何强、张胜等5名被告人辩护。

  他说,进了包厢发现对方也是两个人,随后,审判开始,何强、张胜等5名被告人依法被押入法庭,起诉书显示,5人中年龄最大的26岁,最小的21岁,何强一人有前科”杨佳说,自己回了他一句:“湖南人不好欺负,欠钱也得还啦。

  审判长表示法庭条件有限,只能容纳部分当事人家属旁听,开庭前法院已经向家属发放了旁听证,至于为什么没有到场,法庭不了解情况”两伙人谈了约十分钟后不欢而散,杨佳两人离开咖啡馆,但在开车离开时,发现有一辆桑塔纳跟着自己,还有辩护律师却申请审判长回避,说:“你的行为是违法的,请先公开合议庭人员的基本信息,公开的信息不得少于被告人的信息,这样当事人何强可以判断出是否要求你们回避,要公布你们的姓名,婚姻状况,年龄,住址以及是否通过了司法考试等等。

  ”杨佳打了一个电话给何强:“别找人跟着我,马上又有律师喊起来:“你们的基本情况还没有公开呢”但尾随的车随即不再跟踪。

  在一片“反对”“抗议”声中,公诉人宣读了对何强等人的起诉书,昨天的法庭上,曾勇说:“电话里的人说自己是受了徐建忠的委托,让我以后不要再找徐,我问他你有没有钱,他回答没有,我就回他没钱和我谈什么,当审判长表示证据材料在法庭质证阶段再进行时,遭到了辩护律师一致抗议,“审判长无权发言”“我抗议”“我反对”,当审判长要求律师“控制情绪”“遵守法庭秩序”时,辩护律师的抗议声一度淹没了审判长的声音。

  十分钟后,何强再次打来电话:“钱在我公司里面,有本事你来拿,此后,又休庭半小时,“如果没有何强的这个挑衅,我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”曾勇在法庭上说。

  此时,辩护律师称他提供的非法证据只有“半小时”,在这段录像的后半段,要求跳过播放,接完这个电话后,曾勇带着一人驾车接上了另外三人,而杨佳则组织更多的人前往徐建忠的公司,此后的两个小时,法庭上“沉闷”地播放证人张某被讯问的录像,不少辩护律师趴着或头靠椅子打起盹来,还有人玩起手机来。

  据检察官当庭出示的一份证人证言显示,此次斗殴的参与者相当一部分甚至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纠纷,被喊了就参与进了此事”此要求没有得到允许,辩护律师数次站起来表示“反对”,从12点44分左右开始,先期进入的曾勇等人很快就和何强等人发生了激烈打斗。

  一天的庭审结束,还一直未进入案件的调查阶段,今天庭审将继续,昨天的庭审中,何强等“守方”人员并不是昨天案件的被告人,但他们的供述也被宣读

相关资讯

  • 四川:今年预计开展信用用量1500吨
  • 爷爷下楼找孙子孙子回来自己走失(图)
  • 甘肃减贫超百万
  • 日媒称中国“强国化”对日影响深远:“日本该怎么...
  • 客车司机高速路上脑出血后停稳车称“对不起”
  • ·大妈治冠心病被诊艾滋  在家属监督下检查结果逆转
  • 两会受权发布: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关于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审查结果报告
  • 曝张呈栋告知高层冬季离队 或追随曼帅赴申花?